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欢乐棋牌 > 反空降战斗 >

东山岛保卫战

归档日期:06-1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反空降战斗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东山岛保卫战,是1953年7月16-17日,华东军区部队实施的一次抗击军登陆的作战行动。东山岛属福建省龙溪地区,地处闽、粤两省交界处,为华东、华南两大战略区之接合部,系闽、粤海上交通之咽喉,闽南沿海之屏障,地理位置极其重要。该岛南北长20.7公里 ,东西宽15公里 (最窄处2公里),北部宽大,南部狭长 ,全岛面积190平方公里 。距大陆仅500米 ,现有桥梁与大陆相通 ,但过去因与大陆隔断 ,交通困难 、支援不便,是防御前沿的薄弱部位。岛上地形除中部较平坦外,其余均是连绵起伏的山地和丘陵地,以中部的苏峰山为最高 点,海拔274.3米 ,岛岸线公里。岛的东侧 、南侧都有便于登陆的地段 ,满潮时间为拂晓前后。岛上守备部队为公安第80团 (实际只有 5个战斗连队和第85师253团水兵连),滩头工事构筑简单 ,不便于坚守抗击。东山岛保卫战,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现代条件下抗登陆作战的特点。如蒋军三军联合登陆,战斗发起突然性强;守方人民军队参战单位建制多、兵力数量大,远距离快速机动增援等。而未来解放军实施渡海登岛作战时,敌军强调实施 “先制反制”作战,以反对攻、以攻辅守 ,其中包括在大陆沿岸或近岸岛屿实施一定规模的登陆行动,破坏主要目标和干扰解放军登陆行动。因此 ,东山岛抗登陆战斗的经验教训对解放军在未来进行渡海登岛作战时,抗敌“先制反制”中的登陆作战,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。东山岛保卫战,不仅是军败退大陆之后最大规模的一次进犯,而且是人民解放军和军最后一次大规模的地面部队交战。此次战斗的胜利,粉碎了当局“拉开序幕”的美梦,在新中国海防斗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。

  朝鲜战事未定,福建沿海局势紧张,主席亲作部署1951年1月,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取得第三次战役的重大胜利,美军败退汉城以南。恼羞成怒的杜鲁门,推翻了半年前发表的“援蒋声明”中所谓的“本人已请台湾的中国政府停止对中国大陆的一切海空活动”的条陈,密令侵朝联军总司令麦克阿瑟给台湾带去飞机、大炮,与蒋介石密谋大规模进犯厦门、汕头等沿海地区,向还相当“危弱的中共”大显身手。被“反攻复国”梦折磨得几近发疯的蒋介石老泪纵横,精神状态之佳,为近两年所罕见,于是与美方一拍即合。2月,由蒋夫人宋美龄、“飞虎将军”陈纳德、美国中央情报局头子艾伦·杜勒斯共同倡议,在美国匹兹堡市正式成立了“西方企业公司”,招募情报老手,借调美国武装部队军官等70余人,于3月份抵达台北。在“西方企业公司”的幕后支持下,“金门防卫司令”胡琏和大陈岛指挥官胡宗南的上万“救国军”,不时突袭解放军控制的沿海岛屿。海峡形势日趋紧张起来。

  1951年3月中旬,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率工作组赴闽视察,检查战备和海防工作。5月,福建省海防工作委员会成立,福建军区司令员叶飞兼主任。福建省委、省政府、福建军区经常召开会议,研究和部署海防工作。但是,由于缺乏海防斗争经验和个别领导人麻痹轻敌,还是发生了南日岛失利事件。

  1952年10月8日,“金门防卫司令”兼“福建游击军区司令”胡琏派特务化装成渔民,潜入莆田湄洲湾外的南日岛转悠了两天,得知南日岛只驻扎了解放军1个加强连的兵力,胡琏认为是偷袭的好机会。10月11日晨7时,胡琏指挥其麾下9000余众,分乘10艘舰艇,在8架飞机的掩护下,突然向南日岛发起袭击。我守岛部队顽强抗击,激战11小时,但终因寡不敌众,大部壮烈牺牲。不仅如此,由于派出增援的部队实行的是“侦察性的攻击”,逐次增兵,未能改变敌我兵力对比,再加上工事未修好,不但未奏解危之效,反而遭敌各个击破。此役虽杀伤进犯的军800余人,自身却损失1300余人。全岛一度被蒋军占据,岛上的党政机关和人民群众也受到严重损失。

  这是福建部队自金门失利后的第二次失利,是28军自解放战争以来又一次大的损失。南日岛得手,蒋介石兴奋异常。是年12月,蒋介石拟从台湾、金门调动一部兵力进攻福建岛屿,并妄图攻占二、三个县。面对严峻形势,中央要求福建军区不要依赖任何外援,以现有兵力粉碎敌军的进攻。彭德怀向周恩来提议,要中央让已调华东局工作的张鼎丞回福建主持党政工作,使叶飞能专心于军事领导。

  周恩来马上与张鼎丞通了电线日,亲自起草文件,以中央和军委名义,向华东局、华东军区、福建省委、福建军区并中南军区发出《加强防备,粉碎军对福建沿海的进攻》的指示。指示对福建军区提出如下要求:

  一、迅速地、坚决地加强必守岛屿的防御工事,预储充分的粮弹饮水,鼓励守军作长期坚守的准备,不许再犯南日岛那样的错误,否则须予负责者以应得的处罚。二、预计敌攻岛屿的几种可能,决定明确的增援计划。三、预计敌在大陆上某些可能登陆的海岸要点,做好若干非永久的战术性的防御工事。例如最近我以一个排坚守海岸工事,赢得时间,以一个连增援,歼灭了登陆敌人百余那样。这种以排以连以营为单位的战术性的若干防御工事,是必须做的,不是要你们做大规模的和永久性的大陆海岸防御工事。而在选定必守的岛屿上则必须是永久性的和十分巩固的工事。

  指示还特别说明:“张鼎丞同志即回福建担任省委书记并省府主席,叶飞同志专任军事。在张鼎丞同志未到福州前,由他人暂行主持省委、省府工作,叶飞同志立即抽出身来全神贯注于对敌作战方面。从目前起两个月内是最关重要的时机,务必唤起福建全军及沿海要地党政及人民群众充分注意对敌斗争,不得疏忽大意,致遭不应有的损失。”

  1953年1月8日至10日,福建省委召开有省委委员和地委书记、专员参加的紧急扩大会议。张鼎丞和叶飞分别就形势和战备问题讲了话。叶飞认为,如果敌人大规模登陆,除了坚守厦门,其它如漳州、泉州都可不守,避开我们没有海军无法切断敌人海上联系的短处,让敌进来,敌人的海军就发挥不了作用,其空军也是有限的,而“关门打狗”恰是我们的拿手好戏。本着这种思想,他提出了诱敌深入、然后集中优势兵力聚而歼之的战略方针和作战方案。这个积极防御的方案获得会议通过,并得到华东军区和主席的批准。随即,福建省委、福建军区采取有力措施,加强备战工作,对敌人可能登陆进犯的地方,都制定了作战方案。1953年春,朝鲜战事未缓,亲蒋的艾森豪威尔上台就任美国总统,福建前线局势更显紧张。美国中央情报局控制的“西方企业公司”从幕后跳到了台前,策动军加紧了“”的步伐。他们的眼光盯在了东山岛。

  叶飞为东山选了一个好主将,游梅耀泰山压顶不变色东山岛位于福建南部诏安湾东侧,面积190平方公里,是福建第二大岛。其形似翩翩欲飞的蝴蝶,故又称蝶岛。岛的东南临海,西北近陆,北端八尺门渡口距大陆仅500米,近陆地区多丘陵,临海地区较平坦,沿岸滩窄水深,便于舰艇活动。东山地处闽粤两省结合部,位置特殊,是沿海防御的一个薄弱点。叶飞认为这里易受敌人进攻,因此十分注意东山的防御。

  为了准确并及时掌握情报,1953年初,叶飞指示在金门岛对面的厦门云顶岩山上设置观察所,架设了20倍的望远镜,金门岛四周敌人的活动于是尽收眼底。同时,必须要有一位过得硬的指挥员担任驻东山岛公安(边防)80团团长,叶飞在众多部属中,选定了游梅耀。游梅耀是闽西籍老红军,抗战时曾在陈毅身边当过三年副官。他说从陈毅然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,概括起来有四点:对革命要有天塌不动的信念,对敌人要有泰山压顶的气概,对败仗要有拿得起放得下的大丈夫气量,对生死要看得像吃饭睡觉一样寻常。叶飞早在抗战时便认识了游梅耀。游梅耀到他麾下后,叶飞对他信任有加。解放初期,派他到闽西整编部队,组建警备团,任命他当团长兼党委书记,负责闽西剿匪。后来这支部队调防厦门大嶝岛,游梅耀因身体不佳,改任十兵团速成学校副校长兼校务处长。如今东山紧张,叶飞决定放这头“雄狮”出笼。

  5月初的一个上午,叶飞和福建军区副政委刘培善在省委驻地福州乌山接见了游梅耀。见面后,叶飞的第一句话就是:游梅耀,把守东山的任务交给你,你有没有信心?

  叶飞知道,游梅耀真是个视死如归的角色。在战争年代,他曾三次与死神擦肩而过,至今心脏旁还留有弹片。

  历史证明了叶飞的眼力,给军选了一个好对头。游梅耀上岛后,遵照叶飞指示,把团部移驻东山岛,带着战士们起早摸黑修建坑道、工事。公安80团的建制归上海公安司令部,由福建军区指挥(具体又归31军指挥)。因其系由漳州县大队(独立营)整编而成,老百姓叫“地瓜兵”,还不是主力部队。但在游梅耀的带动下,指战员们精神振奋,决心打出军威,脱掉“地瓜兵”这个难听的帽子。也幸亏游梅耀做事雷厉风行,紧抓紧赶,不仅防务得以夯实,还使部队面貌焕然一新。

  7月10日前后,金门、马祖军调动频繁,屡屡出动舰艇在福建近海窥探,派出飞机接连来低空侦察。7月12日至14日,厦门云顶岩观察所发现,大金门料罗湾停泊的舰艇和运输登陆船只突然增多,超过平时活动的数量。叶飞得到报告,立即命令沿海岛屿各部进入一级战备状态,高度注视敌人动向。他指示31军军长周志坚,如敌向平潭岛、南日岛、大嶝岛进犯,驻岛部队应坚守待援,歼灭犯敌;如敌侵犯东山岛,则按原方案进行,即守岛部队予敌杀伤后,留一个精干的营机动防御,其余人员在拂晓前撤出岛外,然后组织反击。

  1953年7月15日,福建军区获悉:军有向东山岛登陆窜犯之可能。第31军接电后,将情况迅速通报了各部队,并令各部队按作战预案立即进入临战状态,驻守漳浦的第272团,奉命前出至旧镇,准备实施机动增援。7月15日黄昏,“高安”号军舰离开金门,扬波启航。陆军二级上将、金门“防卫司令”胡琏正频频向岸上送行人员招手。肃立在他身旁的是副总指挥柯远芬中将、19军军长陆静澄中将、参谋长萧锐少将、第四舰队司令黄震白少将等。

  胡琏是黄埔四期生,无论资历、战功,还是军衔,他在败退到台湾的将官中并不起眼。蒋介石选中他负责此次重大战事,除了他在1949年10月保卫金门有功,还因为他在“南线”偷袭中,振作了国军士气。退守台湾后,蒋介石以“二胡”探路,以图“”。北线司令为胡宗南,驻节大陈,南线司令即为胡琏,驻节金门。他们各统精兵数万,组成海上突击部队,袭占闽浙沿海岛屿。结果北线胡宗南连连失利,南线胡琏却数番得手,尤其是南日岛一战,他以众对寡,又占了解放军轻敌的便宜,一击成功。胡琏也因此被人称作“狐狸”。

  胡琏也不愧是“狐狸”。虽然几次得胜,但对这次进攻还是相当谨慎,他不仅事先侦察周密,而且保密工作做得极好。开船前连第四舰队司令黄震白尚不知此次行动的目标。为了给解放军造成错觉,胡琏还命令所率战舰船只一字形先向南行,欲给对手造成“驶航台湾”的错觉,然后突然北折,向着东山岛逼近。胡琏对此次偷袭信心十足,自诩这次是“狮子吞蚂蚁行动”:自己有1.3万人马,有海空军配合,而岛上共军不足一团,加上水兵,总共不过千把人,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,国军将士就是傻瓜,十个也能缠死共军一个。

  其实,当胡琏的联合舰队驶出料罗湾时,福州叶飞指挥所的数部作战电话便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,指挥和参谋人员就开始对敌人的真实意图进行着各种研判,加强备战以防不测的指示电文也同时飞向各前沿阵地。盯着作战地图上紧紧尾随敌人标行其运行航迹的红线,叶飞陷入沉思。从敌人的出发时间、规模和一反常态的运动方式判断,不像是例行的运输和演习,而更像一次较大规模的实战行动。问题在于:如此漫长的海岸线,其攻击方向究竟落在何处?

  一时间,叶飞的大脑像车轱辘一样迅速地转动起来:敌人一个加强师的兵力,要攻厦门吧,谅他不敢;进犯平潭岛吧,距离太远,从现在到拂晓登陆,时间也太紧;重犯南日岛吧,没有这个必要。瞬间,他预感敌人可能会相中东山。对,最大可能就是东山。对东山岛,叶飞考虑还是不准备打。因为此次敌人过于强大,而公安80团有一个营在漳州搞边防,游梅耀手中仅有一、二营(欠四连),外加迫击炮连、水兵一连,不过1200来人,可谓兵少将寡,加上距离过远,增援也将无法及时。于是,他对身边参谋说:马上电告“东山游”,敌人八成是冲着他来的,可以视情况作机动防御,避免无谓损失,以后再寻机反攻。

  参谋人员把叶飞的指示拟成电文,从福州直飞东山:由于此次进犯之敌过于强大,守岛部队可实施机动防御,于16日晨4时以前撤出东山岛,然后组织力量再行反击。

  接到电令后,游梅耀和东山县委书记谷文昌等党政军领导人紧急研究,决定不执行机动防御的作战方案。游梅耀认为:“地方党政机关可以撤出岛,但部队坚守待援!”他为此陈述理由:“我们当兵的枪一响就溜,还有什么威信可言?老百姓将遭受多大损失?我游梅耀还有什么脸面再见他们?我们当兵的手中枪不就成了烧火棍了吗?我们一定要坚持战斗。另外,如果我们撤退,敌人在岛上站稳了脚跟,钻进了我们挖的坑道、工事里,将难以反击。”谷文昌等地方党政领导认为游梅耀分析有理,表示也不撤退,协助部队打好这一仗。

  游梅耀上任前曾向叶飞拍过胸脯要坚守一天,他当然有理由不撤,但军人要服从命令,他还是给福州回了电,同时发给31军,表明的却是固守待援打赢这一仗的决心。游梅耀手中虽只有1200余人,但所谓“兵熊熊一个,将熊熊一窝”,他有的是大将临阵的气概,泰山压顶不变色。经过一番运筹,他在这个地方放一个班,那个地方放一个排,而把主力集中成一个拳头,坚守几个核心阵地。叶飞接到游梅耀回电时,根据情报跟踪,已完全可以断定敌人目标就是东山了。叶飞当然相信自己的部属,尤其是这个“东山游”,敢打敢拼,说到做到。但大敌当前,他还是有点不放心,拿起电话筒直接与游梅耀通话,语气很是严肃:东山游,这次敌人总兵力估计有1万多,你真能顶得住?

  这个问题游梅耀早想好了,汇报说“前轻后重”,即把一营放在200和425阵地防御,二营坚守410阵地,水兵连则扼守八尺门渡口,县公安中队、盐警中队在城关待命。在给敌人一定的杀伤后,收缩兵力,转入主阵地,依托工事,固守待援。他表示:请司令员相信,只要我的脑袋还在脖子上竖着,决不让敌人的企图得逞!东山岛肯定不会成为“南日第二”!

  增援十万火急。紧要关头,陈毅给叶飞打来电话放下电话不久,东山保卫战就打响了。

  胡琏组织的海军编队于7月15日15时由金门出海 ,16日凌晨4时到达东山岛东侧附近海域 ,并对滩头进行猛烈的炮击 。胡琏这次动用了陆海空三军,登陆兵力1.3万人 。地面兵力为第45师3个团、第18师第53团、75师一个团、海军陆战队第一支队、“福建省救国军”海上突击第1、第2大队、南海纵队第8中队 、一个坦克大队 (水陆坦克21辆),空降兵一个支队。舰艇为海军第4舰队共14艘 ,并有航空兵的火力支援 。此次作战由海军第4舰队进行任务编组,舰队司令黄震白统筹登陆事宜,主要负责海上输送、火力支援和泊地警戒。虽然是三军联合登陆作战 ,但胡琏并没有成立三军联合作战指挥部,而所有作战事宜则由身在台北的蒋介石亲自指挥 。岛上地面部队总指挥为时任陆战旅旅长的何恩廷。4时45分蒋军分兵三路从白埕、亲营地段和湖尾东侧海滩分别登陆东山岛。同时使用空降兵于岛北部后林地区实施空降作战,企图控制八尺门渡口,阻大陆派兵增援 ,尔后南北夹击守岛部队。严阵以待的我守岛官兵立即予敌以迎头痛击。霎时间,枪炮声、喊杀声震天动地响起,撕破了海岛凌晨的寂静。游梅耀的布阵起到了明显效果,放在滩头一线的尖子小分队迟滞了军的行动,我前沿警戒分队顽强阻击敌人,首先依托滩头阵地大量歼灭敌人,尔后逐步后撤,利用外围阵地节节阻击。由于守岛部队顽强战斗,节节阻击敌人,军进展缓慢,8时以后才陆续进至公云山、黑石壁、牛犊山核心阵地前沿一线。

  胡琏见偷袭不成,遂下令海、空力量加入战斗。一时间,飞机滥炸,舰炮狂轰。从新竹机场起飞的十几架运输机飞到八尺门上空,天女散花似的丢下一批批伞兵。这是军首次在战争中使用伞兵。在正面抗击敌人的同时,守卫渡口的水兵连展开了反空降战斗。敌伞兵还在空中时,就被水兵连打死多人。敌伞兵着陆并占领几个高地后,又被水兵连顽强阻击,无法接近渡口。

  10时10分,增援的第272团从八尺门两侧渡海登岛。先头第9连进岛后,接替水兵连滩头阵地,掩护营主力渡海。该营于11时30分对敌空降兵发起攻击。11时40分,第10连和第9连分别歼灭了78.2高地、59.3高地敌空降兵。11时,军眼看以闪电战术占领全岛己无可能,即改全面进攻为重点进攻,以海上突击大队1200余人,集中火力猛攻公云山。坚守公云山阵地的公安80 团2连116名指战员,沉着冷静,英勇顽强,与敌展开反复争夺,子弹打光了,就用刺刀、枪托、石头与敌搏斗。12时,第9连配合第11连攻歼张家东侧高地敌空降兵之指挥所,敌动摇紊乱,大部向前坑方向、一部向建宅方向溃逃,企图与登陆之敌会合。13时30分,480名完全美式装备的敌伞兵大部被歼,仅少数逃至港西与登陆之敌会合。第272团围歼敌伞兵后,主力迅速向牛犊山侧后集结,18时第1营加强牛犊山和3号阵地的防御,并接替2号阵地防御任务。19时,272团12连赶到,接替公云山防务。敌占领5号阵地表面工事后,于20时偷袭占领我3号阵地。为增强防御力量,大量杀伤敌人,军令第272团接替公安第80团的全部防御任务。

  军在白埕、亲营地段和湖尾东侧海滩开始登陆后。我第31军军长周志坚,根据敌之企图和进犯部署,果断改变原定作战方案,决定守备部队主力靠拢,坚守核心阵地,迟滞敌之进攻;同时令第272团迅速向东山岛开进,增援守备部队,集中优势兵力歼灭上陆之敌。军长周志坚亲率前指赴东山岛,统一指挥作战。由于游梅耀的精心布阵,阻击起到了明显效果。放在滩头一线的尖子小分队迟滞了军的行动,使敌人延至8时前后,才陆续抵达我主阵地前沿。

  叶飞密切关注着战况。战斗打响后,他即按预定作战方案,命令31军(留1个师守备厦门)与28军82师分别由泉州、漳州南下,用沿线地方的客货运输车辆运送增援东山,统归31军军长周志坚指挥;并通知驻广东黄岗(今饶平)的41军122师急速东援。情势十万火急。各增援部队运动迅速,沿线地方车辆也配合默契。驻漳浦以南旧镇的31军272团行动最快。该团凌晨接令后,先头部队坐部分军车立即出发,其余指战员则快速跑向公路,向开来的客车、卡车招手叫停。车上的驾驶员及乘客们一听上前线,根本不需动员,就自动下车,货车则就地卸货于路旁。不大一会儿,不同型号、颜色各异的轿车、公共汽车、卡车,加入了草绿色军车的行列,载着全团向东山方向进发。军使用伞兵,且以八尺门为空降点,这确使叶飞始料不及。就整个东山战况来说,他最关注的莫过于这个八尺门。八尺门是东山通往大陆的咽喉,大陆要增援东山,非经八尺门不可。如果敌人的伞兵控制了八尺门,等于关闭了东山最重要的大门,解放军援军即使及时赶到,短时间内也只能“隔岸观火”了。于是,他关切地向游梅耀询问了八尺门的形势,并作了指示:八尺门是东山的命根子,你无论如何也要叫水兵连牢牢控制在手中!叶飞放下电话,还没移步,电话铃又骤然响起。是远在上海的陈毅打来的,第一句话就说:叶飞啊,全国人民都在看着你们呐,无论如何要打赢这一仗!

  听着这浓重而亲切的四川口音,叶飞心头一热。他激动地对着话筒大声说:陈总请放心,我们一定打赢这一仗!东山保卫战打得相当激烈。东山县委和当地群众给守岛官兵以大力支援。东山民兵在战斗中发挥了很大作用,他们拿枪的拿枪,拿刀的拿刀,勇敢杀敌。有个乡的民兵战斗到只剩下一人,仍然坚持斗争,竟俘敌5人。谷文昌亲率干部群众为部队送弹药、送水送饭,把负伤的战士抬下火线,虽是大战当前,但阵脚不乱。

  虽然如此,由于众寡悬殊,随着战事持续,情况十分不利。游梅耀指挥部队在大量杀伤军后,集中主力在公云山、王爹山和牛犊山三个核心阵地,同进逼阵地前沿的敌军展开殊死战斗。

  胡琏见快速消灭守岛解放军的目的没有达到,便对这些阵地进行疯狂进攻。坚守高地的守岛部队克服弹药缺乏和吃不上饭、喝不上水的困难,依托堑壕和土坑道顽强战斗,打退了敌军数十次进攻。子弹、手榴弹打光了,就用刺刀、枪托、石头和卸去保险的60毫米迫击炮弹,同突入阵地的敌人肉搏,以血肉之躯筑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长城。

  蒋介石、胡琏和美国顾问对东山战斗都志在必胜。胡琏登陆的消息传到台湾,蒋介石马上召开祝捷大会,广播全世界,吹嘘这是“的前奏”。美方也宣称这是“退出大陆以来的最大一次进攻”。

  陈毅得到广播的消息后,立即给叶飞打电话:敌人电台已经广播了,总指挥就是那个古宁头“大捷”的“英雄”,这叫做“不是冤家不聚头,是个冤家打破头”。叶飞啊,眼下,我最关心的还是八尺门,那边情况怎么样?

  叶飞答:仗打得很激烈很艰巨,水兵连牺牲很大,但还在坚持,不过,增援部队快到了!

  陈毅的话字字砸坑:你命令最先增援的272团,哪怕拼得只剩一个人,也要渡过去,八尺门必须在我们手中!

  扼守八尺门的水兵师一连,在民兵积极配合下,毫不畏惧地打响了反空降战。面对一个营500多伞兵部队的轮番冲锋,从连长王德长到普通民兵,都抱着死守的信念,顽强抵抗。胡琏和他的美国顾问满以为以奇险之招,在八尺门甩下一个营足矣。他们狡猾是狡猾,却还真小看了防守八尺门的一个水兵连。

  守岛部队的顽强阻击,为增援部队争取了时间。16日上午9时,驻漳浦旧镇的272团在团长郑克诚率领下,以十万火急的速度,赶到了八尺门的对岸。此时,水兵连难于支撑,边打边向渡口后退,依靠残留的码头围墙作屏障阻击敌人。见渡口危殆,郑克诚立即下令抢渡。先头排迎着敌人伞兵劈头盖脑的弹雨奋勇向前,终于渡过海,与危急中的水兵连余部会合。随着大部队上岸,迅速向敌伞兵发起猛烈反攻,敌伞兵非死即俘。时刻关注战况、一天一夜未睡的陈毅在电话里爽朗大笑:好哇,这下龟儿子就没得咒念了!当侦察机报告共军东西两路车队向东山增援的消息时,坐在美式吉普车上等吃胜利果实的胡琏犹且不信:不可能吧?九龙江大桥不是已经炸毁了吗?我算叶飞的增援最快也得48小时。胡琏说的倒没错。战前,他已令空军把九龙江桥和从漳浦到东山公路上的其他3座桥都炸毁了。解放军从泉州赶来增援,最快也要两天才能到,他可以从从容容打上两天,可现在解放军增援部队竟铁流滚滚地来了,难道真长了翅膀不成?他哪知道,解放军护桥部队两个小时就修起了便桥!

  16日20时,41军的一个先头团疾速赶至八尺门渡口。17日4时,28军的先头团也开始渡海进岛。叶飞接报后,立即命令:不待增援部队全部到达,即向军发起全面反击。一时间,胡琏所部反攻为守。待31军军长周志坚率91师指挥所上岛,一夜之间,东山岛的军事力量对比已发生了急剧的倾斜。看到解放军增援部队源源不断地进岛,声势浩大,一直希望再打一个大胜仗回去的胡琏信心受挫。战至17日上午,看到上的红蓝两色极富戏剧性地交换了位置,胡琏情知无力回天,担心相持下去有被全歼的危险,乃开始作撤退打算。他首先把豋陆的坦克撤走,以少数部队向解放军发动佯攻,以掩护大部队撤退。17日8时,第28军和第41军的先头团上岛,会同第272团开始反击。周志坚军长根据战场发展态势,审时度势定下决心:不待增援部队全部到达,迅速发起全面反击。

  17日10时30分,增援部队在公安80团的配合下,分4路全线路反击部队逼近湖尾海滩。军乱作一团,纷纷登船逃跑。急于逃窜的敌舰艇,顾不得海滩上还有残兵败将,便匆忙起航。至此,历时2天的东山岛保卫战结束。

  高度关注东山战情,称“这是全国的胜利”对胡琏这个老对头,叶飞真是“耿耿于怀”,早就想着报一箭之仇。这次,他哪容胡琏轻易溜掉。他急令周志坚:立即跟踪追击,要贴着他们的屁股追,决不能让胡琏来此一游就算了,那样太便宜了他!

  双方正打得热火朝天,值班参谋让叶飞接听的电话。因路途遥远,线路不好,声音不清,华东军区值班的副参谋长张翼翔便在中间一句一句地向两边传话。

  叶飞不意东山战斗竟然惊动了,说明事关重大:报告毛主席,敌人顶不住了,开始撤退了。

  又关切地问:叶飞,你要想清楚,东山登陆会不会是声东击西,分散吸引我们的注意力,然后他从别的地方打进来?你手上的兵力够不够?

  叶飞的回答底气十足:我手上还有一个军的机动兵力,不怕他从第二个方向打进来,我也一定注意敌人的动向。

  由于战前对敌投入的兵力数量不十分清楚 ,华东军区首长决心:若敌兵力超过两个团,守备部队应做好实施机动防御的准备 ,即在优势敌人的突然袭击之下,防守部队经过节节抗击后撤出岛外,尔后再行反击 。公安第80团,面对蒋军十倍于己兵力的疯狂进攻,广大指战员勇猛杀敌,顽强抗击。同时,军区首长根据战场情况的变化 ,迅速判明敌情 ,机断处置 ,适时改变预定决心,火速派兵进行增援 ,先后投入 4个建制团另一个营的兵 力,击退了敌人的进攻并基本全歼了敌空降部队。17日18时左右 ,蒋军见解放军增援部队陆续上岛,突袭优势已然丧失,遂下令南撤 ,乘海军第4舰队的军舰返 回台湾左营基地 ,战斗于18时30分结束。19时许,胡琏的指挥舰,灰溜溜地逃走了。此次战斗共持续38小时30分钟 。守岛部队和增援部队伤亡1324人 ,其中牺牲353人 ,负伤807人 ,失踪164人 。共歼敌3379人,其中死伤2664人,俘虏715人。2辆坦克被炸毁,2架飞机被击落,3艘小型登陆艇被击沉,而且这一仗就使他只有2个旅2000来人的伞兵部队给报销了500多人。当叶飞向陈毅汇报战果时,陈毅说:“东山战斗胜利的意义不在于杀敌数量多少,而在于把敌人的计划彻底粉碎了。这不仅是军事上的很大胜利,而且是政治上的很大胜利。”

  接到东山战斗报告后,说:“东山战斗不光是东山的胜利,也不光是福建的胜利,这是全国的胜利。”他还说:“你们头脑要冷静,不要轻敌,现在美帝、蒋介石就是看中你们福建了。”“我们还要准备比东山更大规模的战斗,把敌人消灭在水上,如上来了,消灭他在陆地上,不要怕。”得知守备部队伤亡不小,还指示从家乡抽调1个营以作补充。不久,从韶山开来的1个营500余人,加入了公安80团的序列。17日,号召全国边防团向东山公安80团学习。新华社也广播了东山战斗。嗣后,何长工还代表党中央率从朝鲜回来的文工团到东山前线慰问。国防部也下令把公安80团完全交给福建军区,改称“边防独立团”,由游梅耀任团长兼党委书记。东山战后,台湾扬言报复,东山依然紧张。从八尺门通往汕头和云霄的两条公路,我运载作战物资的汽车络绎于途。晚上,车灯大开,道路彻夜通亮,炮兵已经到位,炮口瞄准海滩。叶飞豪情万丈,他倒希望胡琏再来决战,这次定叫他有来无回。但胡琏没有再来,也一直没有报复行动。东山在严阵以待之中,倒是在游梅耀建议、叶飞批准下,修了海堤以固海防,把八尺门与大陆连接起来了。从此天堑变通途,东山成了半岛。东山战斗是国共两军在大陆的最后一次大规模作战,此后,蒋介石虽然天天叫嚷“”,但终究没能派出成建制的部队登岸作战。待到1958年叶飞指挥炮击金门时,将胡琏的司令部锁定为主要目标之一,头一排炮就放倒了三个副司令,胡琏仅以身免。当然,那是后话了。

  东山岛保卫战的胜利,在于31军和守岛部队指挥员正确判断情况,果断定下坚守待援的正确决心,改机动防御为坚守防御。鉴于军此次是以重兵来犯,而且用空降兵前后夹击速战速决,如果守岛部队转移,必然造成重大伤亡,再行反击也需付出较大代价。据此,令公安80团转而采取坚守待援的方针,利用有利地形节节阻击,然后收缩兵力,坚守核心阵地,为增援部队上岛反击赢得了时间。在敌实施空降时,守岛部队先敌开火,歼敌于立足未稳之中,挫败了敌空降兵占领渡口并与主力会合的企图,为增援部队上岛反击创造了条件,这些也都是取得胜利的重要因素。当局曾将这次窜犯吹嘘为“拉开的序幕”。东山岛保卫战的胜利,粉碎了他们的梦想,在海防斗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。东山岛保卫战,不仅是军败退大陆之后最大规模的一次进犯,而且是人民解放军和军最后一次大规模的地面部队交战,其政治意义远大于军事意义,党中央和毛主席对东山岛保卫战极度重视。战斗一结束,毛主席就指出,东山岛保卫战不光是东山的胜利,也不光是福建的胜利,而且是全国的胜利。7月下旬,通电嘉奖参加东山战斗的部队;在朝鲜的志愿军总部也给福建军区和参战部队发来贺电。东山岛保卫战后仅仅10天,朝鲜板门店即举行了朝鲜停战协议签字仪式,东南沿海的对敌斗争与朝鲜战场的紧密联系由此可见一斑。

  进行岛屿防御作战时,由于纵深较小没有回旋余地 ,所以应树立坚固设防、独立坚守 ,积极增援的指导思想。否则 ,一旦撤出岛外 ,再行反击 ,无疑会为自己登岛增加难度。此次东山岛防御战斗,战前定下了机动防御的作战决心 ,原则上守备部队稍作抵抗后即向岛外撤离,尔后伺机反击。战斗开始后 ,敌登陆与着陆同时实施 ,企图切断守岛部队后撤路线 ,而守岛部队又没有作好充分的战斗准备 ,使得岛上部队曾一度面临被动局面。如当敌伞兵在岛北部后林地区空降时,由于水兵连已经登船准备转移 ,八尺门渡口只有1名连干和6名战士 ,情况十分危急 。幸好指战员反应迅速 ,立即从渡口仓库中取出机枪和60炮 ,并组织民兵一起战斗 ,同时令水兵连登陆参战 ,并果断改变了预定决心 ,保护了渡口和后林地区的安全。否则 ,增援部队将面临一场新的登陆作战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在进行岛屿防御时,应立足于坚守与增援相结合 ,否则将意味着放弃 。因此 ,在进行岛屿防御时应环岛防御 、重点设防 ,组成坚固完整的防御体系 ,力争以积极顽强的战斗歼敌于水际滩头 。孙武早在2500年前就曾指出 :“水因地而制流 ,兵因敌而制胜”和 “践墨随敌 ”的作战指导思想 ,就是说要善于根据战场情况变化灵活用兵。东山岛防御战斗 ,原定决心是公安第80团除留一个营在岛上执行机动防御任务外 ,其他人员在拂晓前转移出岛。但该团在尚未撤离之前 ,军已在东山岛东侧和东南登陆 ,同时军伞兵在后林地区空降着陆,切断了岛上部队的退路。这样在绝对优势之敌前后夹击的情况下 ,转移出岛会遭到重大伤亡,而且若该岛被军占领后再组织反击 ,则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。基于战场出现的新情况 ,公安第80团首长迅速判明敌情 ,果断定下坚守待援的决心 ,并得到第31军首长的批准 。接着 ,华东军区首长命令战役预备队(第41军第122师、第28军第82师等)火速车运至陈岱地区,准备增援东山岛 ,歼灭来犯之敌。当第272团先遣营到达陈岱时,见守备部队受登陆与着陆之敌前后夹击 ,情况危急,该营营长当机立断 ,不待上级命令 ,立即指挥部队强渡上岛迅速投入战斗 ,为扭转危局歼灭敌伞兵奠定了基础。未来作战中,由于大陆海防线较长,沿海岛屿较多,加上敌人强调 “先制反制”作战,并广泛运用高技术兵器,战斗的突然性、隐蔽性、多变性更加突出,很难完全按作战预案进行作战,各级指挥员必须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,灵活地修正预案,快速定下新的决心 ,以变制变 ,灵活歼敌。东山岛战斗中 ,公安第80团与敌兵力对比悬殊 ,处于绝对劣势,在前后受敌的情况下,凭借岛上核心阵地和83.3高地 、188.5高地、162.1高地等要点的有利地形,与军顽强拼搏 ,抗住了军万余人的进攻 ,打退了敌大小十余次冲击 ,大量杀伤消耗了敌人 ,为增援部队机动到位争取了时间,为主力歼敌创造了有利条件。未来实施岛屿防御作战时,敌登陆兵必将凭借其强大的海空军火力对滩头和纵深阵地猛烈攻击 ,实施立体登陆作战。坚守部队必须凭借岛上各要点顽强抗击敌人的进攻。迟滞敌人的行动,等待主力的增援,为主力歼敌争取时间和创造有利条件。东山岛防御战斗 ,参战部队有福建军区的公安第80团,华东军区第31军的第272团 ,第28军82师、榴炮团和军区高炮营,中南军区第41军122师。参战部队建制多,兵力数量大,任务紧迫,远距离快速机动,渡海作战 ,指挥与协同比较困难 。为了协调部队的行动,充分发挥整体作战威力 ,这次战斗行动统一由第31军军长指挥 ,并由第28军参谋长登陆协调岛上部 队行动 。战斗中全体指战员和各部队之间能够 主动配合 、互相支援,为迅速歼灭敌伞兵和击败敌登陆部队奠定了基础 。在未来抗登陆作战 中,参战军 (兵)种可能会更多 ,更需要实施坚定、不间断的统一指挥 ,有机协调部队行动 ,充分发挥参战部队的整体作战能力。

  (五)、着眼同时抗敌登陆与着陆行动,并充分发挥民兵和人民群众在反空降中的辅助作用 ,争取岛屿防御作战的全面主动。未来抗登陆作战中 ,登陆工具和登陆手段 更加多样,渡海登陆和垂直登陆相结合。因此,岛屿防御不仅要重视打击抢滩登陆之敌,还应注重打击空降之敌。伞兵在空降着陆时 ,目标暴露 ,地形 、情况不熟 ,散布面积大 ,着陆初期队形混乱,指挥困难,是歼灭空降兵的最佳时机 。守备部队应充分利用这一时机 ,动员岛上广大民众力量,同心协力与敌空降兵进行作战。东山岛战斗中敌在登陆的同时以伞兵在北部实施空降着陆,以配合登陆兵行动 。此时 ,水兵连虽只有7人在岛上留守 ,但他们在岸上迅速与民兵配合 ,沉着应战,抢占有利地形,先敌开火 ,以快制乱 ,为第272团增援歼敌创造了条件。由于伞兵着陆初期队形混乱 ,协调指挥难度 大,如果守岛部队能充分利用这一时机首先打掉敌人的指挥所,造成敌伞兵行动失调 ,则对反空降战斗意义更大 。如第272团先遣营接 到增援命令后 ,立即乘车出发 ,3个半小时赶到陈岱,并迅速渡海投入战斗,边打边侦察,边打边组织。当从一俘虏口中得知敌伞兵指挥所位置后,立即以果断的行动 ,首先打掉了敌指挥所 ,并采取包围迂回、穿插分割的战术手段,全歼了空降之敌。在围歼敌伞兵的战斗中 ,岛上 民兵和人民群众也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。着陆点附近的民兵自动组织起来与部 队一 同参战 ,人民群众冒着枪林弹雨为部队抢送伤员 、运送弹药 、送饭送水 ,大力支援参战部队,保证了部队的行动,充分体现了人民战争的强大威力 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ohmyforum.net/fankongjiangzhandou/5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