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欢乐棋牌 > 反坑道爆破 >

抗战故事:持续95天松山战役 “坑道爆破法”歼敌上千

归档日期:06-10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反坑道爆破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日本人认为,二战中亚洲战场有两场“遭歼灭之战”,其一为腾冲战役,另一场则为松山战役。

  云南松山战役前后持续95天,歼灭日军1280人,也让中国远征军付出了伤亡7773人的惨痛代价。松山战役一度是中国“最不出名的地方发生的最出名的战役”,碉堡群在其中扮演着绞肉机的角色。松山战役的本质是堡垒之战,远征军作为进攻方,取胜关键是“坑道爆破法”。

  7月17日,贵州贵阳,市民宦国铎、刘秀麟夫妇的家济济一堂。他们做了一桌丰盛食物,点上蜡烛、点燃香火、倒酒、烧纸钱。这一天,是刘秀麟的父亲刘栋臣逝世30周年祭日。

  1911年,刘栋臣出生在武汉的一个普通市民家庭,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刘栋臣义无反顾当了兵。

  刘栋臣的子女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整个抗日战争时期,刘栋臣一直战斗在最前线,他随所在部队国民革命军第82师参加了著名的淞沪会战、长沙会战及滇西反攻各战役。

  如果不是宦国铎等晚辈近些年的反复叙述,刘栋臣极可能被历史的风尘所淹没,“他是为松山战役全歼日军做出了一定贡献的。”宦国铎说,1965年春节他到刘栋臣家,第一次知道了松山战役和远征军,“当时他就讲到,是他提出了坑道爆破法。”

  1942年3月,中国10万远征军及辎重,沿着滇缅公路通过惠通桥开赴缅甸抗日,因对敌情掌握不足,加之英军配合不力,致使日军第56师团尾随远征军攻入云南。5月3日,日军越过中缅边境进入畹町,4日进占芒市,5日上午进至保山市龙陵县松山东麓怒江边,中国大后方岌岌可危。

  千钧一发之际,独立工兵第24营炸断了惠通桥,两军隔江对峙的局面由此形成。盘踞松山的日军名为“拉孟守备队”,该队以松山“腊勐乡”的谐音命名。

  这种对峙的局面直到1944年5月底才打破,彼时远征军架炮对松山进行试射。学者余戈在其《1944:松山战役笔记》一书中,将这年6月4日定义为“D日”(作战或行动发起日),这一天,是远征军步兵对松山发动反攻的日子。

  从6月4日至9月7日,松山战役一共持续了95天。余戈说,此役中英雄事迹不胜枚举,但各种资料的笔墨多侧重于高级将领。松山战役的本质是堡垒之战,远征军作为进攻方,取胜关键是“坑道爆破法”,此法的提出者亦被视为功臣,但此前的各种史料记载多归功于担负指挥任务的高级将领。

  为核实刘栋臣的真实贡献,近年来,二战学者余戈、戈叔亚等人进行了反复的求证,各界逐渐倾向于刘栋臣是“坑道爆破法”提出者一说,余戈甚至在其著作的修订版本中,专门对此进行补充。

  松山战役中,刘栋臣为82师直属工兵连连长,其身份在参与进攻松山的23695名远征军中十分普通。“这些级别不高但功勋卓著的战场英雄,我们没有理由遗忘。”余戈说。

  7月8日,在松山抗战遗址管理所工作人员张晓怡的带领下,成都商报记者走访了松山。松山现在是全国文物保护单位,也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。

  1942年底,日军以松山为据点由攻转守,由拉孟守备队第二任队长金光惠次郎督导,精心构筑堡垒群。

  战后我方“总结”材料描述:从外部看,日军的每一个阵地都像“龟背”,“中心位置是主堡,附近有一两个子堡或者隐蔽部,以蛛网状的壕沟与坑道相连接,最外围则是无数散兵坑”。阵地表面覆盖厚厚的遮盖物,或种上杂草进行伪装,不但空军力量看不清结构,即便远征军侦察兵,也无法预先探明各火力点位置。

  从内部看,堡垒大多分为3层,上层做射击、观察之用,中层做寝室、射击之用,下层为掩蔽部或弹药粮食库。堡垒的盖材,是20~70厘米粗的原木,加盖三五层后,再覆盖坚固钢板数层。堡垒四周,用内填砂石的3层汽油桶防护。

  日军对堡垒强度的要求是“能抵御‘十榴’火炮的正面攻击或飞机投弹时的直接命中”。为保证阵地的隐秘性,阵地附近树木一律不进行砍伐,所用的木料由日军从远处山谷沿蜿蜒陡峭小路运送。

  1944年4月,拉孟守备队在松山上建起了城堡式的防御体系,整个阵地依松山群峰地形而建,滚龙坡、大哑口、松山、小松山等地变成了7个据点群,共有子母堡垒40余座。各堡垒阵地互为侧防,交相掩护。随着堡垒群的构成,整个松山也将近挖空,其状如大型蚁巢,地下交通网络四通八达,供电、供水俱已解决。

  日军认为,这样的阵地枢纽可承受中口径火炮直接命中,阵地内储存了作战物资,可坚持至少3个月。

  后远征军总结教训认为,用炮弹轰击这些堡垒,“不但不能破坏,且人居内部震荡颇微,无精神上之打击。”而面对这样的阵地,“我军无奇袭之余地”、“不消灭最后一个日本兵,不足以言胜利。”

  攻占松山,关键是攻占子高地。子高地位于松山顶,若能颠覆,则能使整个堡垒群失去依靠。正是此阶段,82师直属工兵连连长刘栋臣向师长王伯勋提出,可以采用“坑道爆破法”攻克子高地,王伯勋支持刘栋臣进行一次模拟实验。

  战后资料证明,此次爆破实验在绪方山阵地进行。实验结果表明,此法可以摧毁日军坚固堡垒。当年8月3日,此法在第8军军部会议上获得通过。

  坑道作业是从一个叫“道人坪子”的地方开始的。成都商报记者看到,“道人坪子”至今保留平坦开阔的原状,在这里,向子高地山顶延伸的壕沟仍清晰可见。当年,从这里开挖的两条150米的爆破通道直达主峰敌堡,工兵填塞120箱(3吨)将其最终摧毁。

  8月的松山阴雨绵绵,挖壕沟的工兵们常被泥土黏得人泥不分。他们先是躺着挖,然后跪着挖、蹲着挖,最后才能站起身来。挖掘的前期工作还算顺利,但越向前推进,照明、用餐等问题就越多。前端人员因氧气不足造成呼吸困难,士兵们咬牙苦撑。

  8月20日,太阳从怒江东岸生起,子高地一片通红,“爆破日”来临。为把更多的日军吸引到子高地堡垒中,炮兵照例先打了一通炮弹,步兵也进行了一阵佯攻。

  第8军将指挥所设子高地东北方向500米处,通常爆破只需要一两部点火机,这一天为了预防不测,准备了10部点火机。在隐蔽部外,还准备了一套常规的导火索引爆装置。

  9时15分,接到“起爆”命令下达后,工兵营长常承隧猛吸了几口烟,他扔掉烟头,手有些抖,狠狠地摇动引爆装置。

  几秒钟之后,大地震颤,指挥所掩蔽部的木头支架“嘎吱嘎吱”摇晃,一股力量冲天而起,子高地大碉堡被托起数米后,歪斜着倒在阵地上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ohmyforum.net/fankangdaobaopo/8.html